||
痛症資料庫
脊椎健康月刊

脊柱側彎病患心聲 (轉自於文匯報)

可能你從未聽過「脊柱側彎」這病症,但在香港年齡介乎十至十五歲的兒童,有百分之三人患有此病。他們的脊柱生長成「C」或「S」字形,而非筆直。根據政府的數字今年上學年被驗出有脊柱側彎的四萬名學童中,便有約二千五百人須轉介骨科醫院跟進。而且每年的新症達二千宗。可見這是個嚴重問題。

這不單純是香港的問題,此類病童在美國佔百分之二至百分之三,台灣則為百分之二至百分之五。以女童為主,達八成是原因不明。

相對美國及台灣,香港的病童就不幸得多,港府在這方面的支援實在太少。由於家人的問題,我對政府在這方面的不足體驗甚深。病童必須戴上矯形架,每天長達二十三小時,直至十八歲發育完成。不過在大口環骨科醫院排期做架長達半年,度身之後要等四、五個月才做出來。由於這年齡的小孩不斷長高,十個月時間,脊彎情況更嚴重。我見過一個小孩等了近一年時間,戴著那個塑膠硬架,熱得皮膚出滿紅疹,苦了大半年才得見醫生,醫生第一句話便說:「怎麼膠架不合身的,完全起不了作用。」之後叫個做架師來臭罵一頓。結果,重新排期再做架,多等大半年,小女孩的脊骨繼續惡化。這便是香港的治療方式。

最令人氣餒的是,香港的骨科醫生最愛叫人做手術,但從來沒有解釋做手術對這孩子是否必須,以及手術的後遺症有多嚴重。我經過上網了解多個國家的治療方式,又特別前往外地請教這方面的專家,綜合所得的答案是:手術後遺症太多太嚴重,如非影響心肺功能,造成生命危險,絕不要做手術!

所謂手術,是在小女孩的背部由頸下部直至盆骨位置剖開,以鋼支鑲在脊骨上,用以拉直彎曲的骨骼。手術後,小女孩終其一生不能再做運動,背部不能彎,支點只在腰部,所以容易跌倒,但不能自行爬起來。由於不能運動,肌肉逐漸萎縮,因而引致骨質疏鬆,脊骨上的架可能會鬆脫……許多做了手術的人在網上抱怨,斥責醫生為何當初沒告訴他們這等後遺症,令他們終其一生地受苦。其實在歐洲及美國,這病症早已毋須做手術,而是透過物理治療來改善脊柱彎度。

香港學童一但被驗出脊柱側彎,政府醫院會有講座及教導護脊運動。由於治療期長達幾年直至發育穩定,但每隔半年至八個月才得見醫生一次,小孩子都難以堅持做運動,每天二十四小時穿著貼身硬膠架,對他們是個惡夢。乖小孩的肌肉會因長期受壓而疼痛僵硬,難耐辛苦的則彎度惡化。為了多聽專家的意見,我走訪了多名骨科醫生,發覺那些曾大膽接受記者訪問談這病症的骨醫,竟是門外漢;有骨醫則坦白說:「除了政府醫院內的專家,全港私家骨醫中僅兩人對此病較了解,當中一人是教授。」

我再千里遙遙走訪多位外地醫生,發覺外地醫生對脊柱側彎童十分重視物理等輔助治療,非不得已絕不施行手術。有些每周為病童進行兩至三次的復建治療,如機器拉骨令軟組織放鬆、人手扭動錯位關節、機器推骨、倒立及吊單槓,利用地深吸力讓脊柱垂直,減輕脊骨壓力,甚至穿立體背架。此外還教導家人為病童每天進行按摩及熱敷,加強肌肉彈性,減少拉扯骨骼的力度,並加速肌肉血液循環,免因長期穿架而萎縮;按壓以助減輕脊柱彎度;做多款肢體運動以增強脊骨彈性。配以經常步行、游泳及跑步以增強心肺功能,減少脊彎對心肺的影響。原來大踏步快行是最有效的方法。

歐洲及美國都以復建及物理治療的方式去改善病情,少有做手術。歐洲多國所最常用的是源自德國Katharina Schroth所創立的方式,她生於一八九四年,童年患上脊柱側彎,二十七歲開始以自創的方式自療,最後成功大幅改善脊柱彎度,成為了當時醫學界的奇蹟,醫生都研究她這套方法。她與女兒成立了醫學會,這套名Schroth的方法已廣為歐洲醫生作為治療脊柱側彎之用。

另一位現任教美國亞里桑那大學的女醫生Martha Hawes在十一歲時證實患上脊柱側彎,胸椎四十七度,腰椎二十六度,所有醫生都提議她做手術。她堅持做運動及物理治療,不穿架不做手術。長大後在這方面從事專門研究,四十歲時她的彎度分別減輕至二十八及十三度,並成立了這方面的治療中心。

 

主頁    |   醫生介紹    |    服務範圍    |    傳媒專訪    |    脊醫信箱    |    保險專區   |    聯絡我們   |    加入我們

Copyright © New York Chiropractors, 2011. All Rights Reserved